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天津海关战“疫”先锋榜:病毒猎手 战地玫瑰

文章来源: 中记联网 时间:2020-04-01 17:55

中记联网讯 (顾建柱、张春阳、魏宁、记者王敏)3月23日,凌晨三点。深沉的暮色中,快两个月没回过家的桂莉和孟静又一次从单位安排的集中住宿点来到了前线——天津滨海国际机场旅检采样岗。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接下来这场直到次日早7点方才结束、连续28小时的苦战,回想起来,仍让人感慨不已。“事先研究过当天的情况,模拟过各种突发事件,可当天的工作强度还是远超想象。”忙里偷闲间,两小块面包、一瓶矿泉水便是这天唯一一次进食。她们换上防护服,开始了这场跨越昼夜的战斗,不吃不喝,更没有换岗一说。

这一天,是天津滨海国际机场近期入境国际航班最密集的一天:6:59,由纽约飞往北京的CA982航班降落在天津机场415机位;7:40,由洛杉矶飞往北京的CA988航班降落在天津机场105机位;9:43,由莫斯科飞往北京的SU204航班降落在天津机场102机位;12:20,由法兰克福飞往北京的CA932航班降落在天津机场101机位;19:52,由旧金山飞往北京的CA986航班降落在天津机场418机位。

对于天津海关来说,这一场外防输入的战“疫”打得格外辛苦,出色的答卷背后,是海关人超乎寻常的付出。

隔离衣、防护服叠加穿着产生的闷热,加上负压隔离室的低压环境,让人有种缺氧的窒息感。长达两个月的检疫奋战,导致身体频频提出抗议:嘴边长泡、牙龈发炎、心律不齐,桂莉不得不吃“倍他乐克”来缓解压力。“这没什么!轻伤就下火线,攻坚战还怎么打?”桂莉把困难嚼碎,咽了下去。“我是医师,更是国门卫士,我要对得起‘卫士’这个称号。”

“机场病毒采样管、采样袋、采血针库存告急,请求中心支援!”汹涌而来的人潮,迅速消耗着各类采样物资。驾驶员百里奔袭送来了物资,物资要及时运进被称作“红区”的旅检现场。搬运人手不够,怎么办?桂莉等不及了,完成手中的工作后,她趁着下一班飞机还没到的空隙,经过一番清洗、消毒,也出去加入了“搬运工”的行列。“桂姐,我们搬就行了!”“红区有感染风险,你们就别进了。”近半小时的物资搬运消耗了她很多体力。

下一班航班快到了,桂莉换上防护服再次回到了主战场。

作为党员,孟静每天在住地和采样岗位上两点一线:住地小憩,开启“快充模式”;随即返回一线,集中精力投入战斗。采样的风险是很高的,避免感染的不二法门便是专业和细致。孟静既敢于同病毒面对面“PK”,也善于与旅客心贴心交流:“别怕,采样很快就结束。来,啊.......”“您的咽喉部有点干,跟我学,呵——咳,这样轻咳两下。”进入负压隔离室,她用咽拭子棉签“抓捕”可能存在的病毒,并一个个装进试管,仔细核对信息并写好标签。采集的样品成批后,将被用专用转运箱火速送往实验室。

“毕竟长时间乘坐国际航班,下飞机之后还需要等待流调和采样,旅客的心理压力我们也能理解,只能说,互相配合吧。”

孟静和桂莉的辛劳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保健中心机场工作组的常态。3月15日以来,天津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所有具备医学背景和采样经验的人员全部调往了机场,由中心副主任祁军带队奋战。面对巨大的输入性风险,我们的“病毒猎手”们始终游走于悬崖边缘:防护面屏前不到十公分,就是被采样者的口腔。直面这种令常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危险,目的就是为了不错检一例,不漏检一人。截至3月30日,保健中心在机场口岸采样六千余例。根据天津市疾控中心公布的消息,截至3月31日10:28,天津市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7例。

冬去春已至,百花绽香蕊。桂莉和孟静这一对火线姊妹、战地玫瑰,在使命的驱使下,用她们的怒放惊艳着这个晚春。她们与千千万万坚守在国门一线的海关“病毒猎手”一道,驰骋在围剿“新冠”的猎场。




责任编辑:柏克

相关新闻>>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联网(天津渤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022-23859575 津ICP备12003044号-1津公网安备12019202000185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