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武自然:站在诗歌的旖旎之巅

文章来源: 天津日报 时间:2019-09-11 16:56


武自然


《自然的诗》 作家出版社

 

    口述 武自然 整理 何玉新

  武自然是一位记者,从晚报到日报,从地方媒体到中央媒体,他用新闻之眼,把地域特色、报纸特点、时代特征,凝注成职业精神,留下一篇篇佳作。他又是一位诗人,从草原到都市,用诗意的灵性朗照人与自然,《额吉谣》《巅峰时刻》《陶爱格》《高铁》《墙与翅膀》《高原马》《别怕,咱们回家》等一首首精美的诗,凝结成《流泪的红樱桃》《自然的诗》两部诗集,这些诗句敲击着读者的心灵。
  乐此不疲地用诗歌表达内心世界

  怀揣诗人梦想无比惬意

  我出生在内蒙古美丽如明珠一样的城市──赤峰市。中学时代就痴迷诗歌,那时我读了大量的中国古典诗词。大学时代,我选的是中文系,阅读了大量中外的现代诗,找到了创作的最佳形式。

  那是如星光一样灿烂的、崛起的、诗群的时代,现代朦胧诗像磁石一样强烈地吸引并影响着一代人,那是上世纪80年代。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创作并发表现代诗,我探索用丰富多样的手法和意象来表达内心世界,成为当时内蒙古有影响的、有代表性的青年诗人。

  内蒙古当代诗歌研究专家、内蒙古大学两位资深教授托娅和彩娜,曾发表过一篇《内蒙古诗歌发展纪程》的长文,写到上世纪80年代的代表诗人时,她们这样表述:“诗人武自然的诗歌《构思》呈现出的象征关系十分复杂,懒腰、红樱桃、彩虹、桥、一只手、绿草帽等多重的意向和多重的象征叠加在一起,而且意向间的比喻关系也非常微妙。诗人武自然在多种领域以各种方式进行着诗歌的艺术探索。”

  上世纪80年代,我的诗在家乡内蒙古报刊发表得很多,创作灵感集中爆发,被誉为“崛起的诗人”,在当地已产生了影响。那个年代,全国文学热,尤以诗歌热更猛烈些,自己结集出书的人很多,打印的少,油印的多,虽然没有书号,但作为文学青年进行交流的独特方式,大家乐此不疲。那时,怀揣诗人的梦想真惬意。

  我大学时代开始写诗、发表诗,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教书之余写诗、发表诗,能正式出版诗集,当然是我的美好的愿望。1991年的春天,我收到了我的忘年交的诗友山东省文联秘书长、诗人、书画家夏雨常从山东的来信,信中告诉我,我的诗将在香港一家出版社出版发行,我的心怦然而动,激动得彻夜难眠。次日,我穿着米色的风衣,带着117首即将出版的诗稿,乘绿皮车前往泉城济南,与夏雨常先生见面,酒中畅谈,共议出书一事,他帮我敲定了诗集的名字:《流泪的红樱桃》,灵感来自我的一首小诗《构思》──

  一个人打了个懒腰/奔放地吐出些红樱桃/多了一道彩虹/多了一座桥/一只手张开、一顶绿草帽在飘

  夏雨常先生欣然为我写了题为《樱桃一束出墙来》的序,他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伯乐。这一段友情,令我没齿难忘。

  在序的开篇,夏雨常先生写道:“武自然,是一位29岁的先生,执教于内蒙古大草原,他年轻,个头在一米八零开外,坦直而沉稳,气质很好。在待人处事方面,他已超越了现今的年龄,这亦如他的诗,都源于他那博大,如草原一样的胸怀……他有一个很美的名字,这是他未见过面的将军父亲给他留下的。其意也许是为了说明他是大自然的儿子,一生热恋大自然,奉献大自然,最后回归大自然……武自然先生不仅写一手好字,而且写一手好诗。正如他在《自画像》一诗中写道的,‘一个爱唱歌的孩子/以千孔的魔笛/吹奏着轻盈的自由/自由的香甜’,他的诗真是如魔笛吹出来的,那淡淡的抑或浓浓的花香令你陶醉,醉得你不想醒来。”

  《流泪的红樱桃》出版后,我收到千余封读者来信,给我的人生带来了转折。1992年,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红山晚报》,由一名教师,当上了文学副刊“柳丝丝”的编辑,也在1992年加入了内蒙古作家协会。1994年,我的诗歌成绩被写进《内蒙古作家传略》。

  拒绝晦涩难懂的梦中呓语

  不忘诗歌创作启迪心智的初心

  作为一名职业记者,我是从晚报编辑开始起步的,作为本身就是业余文学创作者的我,到为别人做嫁衣的编辑,我是最懂得如何在沙里淘金和培养文学艺术的爱好者,尊重并紧密团结有所成就的作家和诗人的。我在精心做好编辑之余,开始到火热的生活中去采访鲜活得如顶花带刺的黄瓜一样的新闻。只有这样,才能为我写出更好的诗歌作品积累丰富的灵感素材。那时通讯手段落后,讲究发现独家新闻,不像现在的网络时代,一有新闻天下皆知,无非是写法不一,题材各异。

  记得当文学编辑的第二年,我骑着自行车赶了三十多里路,来到赤峰市近郊的一个小山村,在与乡亲们拉家常的时候,偶然听说吕家有仨姑娘,分别找了旷工、民办教师、转业军人为对象,准备在腊月同日出嫁。同日出嫁,这就是移风易俗的新闻点,待三姊妹出嫁日,我前去采访,而后写出了现场新闻《吕家腊月喜盈门,一日嫁出仨“千金”》,当年荣获全国晚报现场好新闻奖。在地方晚报期间,我像马拉松运动员一样奔跑,孤独而快乐,我连续8年荣获中国晚报大赛和年度好新闻一等奖,《只开一天的邮政所》还获得了特等奖。《中国古代最大的祭司遗址在内蒙古敖汉发现》,荣获中国第十一届新闻奖。

  在晚报工作了11年后,我到北京准备出版五本新闻作品集,被时任经济日报社社长武春河发现,我被破格调入中央媒体、全国第一财经大报──《经济日报》。武春河社长,成为我成长过程中的第二个伯乐。我要求回我熟悉的内蒙古东部驻站,走遍了内蒙古草原,写出了《爱心凝聚在草原风情号》《马儿啊,你何时快些走!》《沙漠里长出的“工业绿洲”》《流淌的绿色流淌的金》等获奖新闻。新闻让我接触了广阔的世界,让我接触到了各条战线的人和事,感悟到了生活的真谛,也拓展了我诗歌创作的主题。作为优秀的诗人,不光要腹有诗书,还要热爱生活,去实际感受生活的五彩缤纷。

  这一时期,我写出了《陶爱格》《高原马》《哈拉哈河的诉说》《驼峰上的岁月》《额吉谣》《巅峰时刻》等许多诗歌佳作。诗人不能脱离生活,否则将是小我的自我陶醉,小情调的碎片粘贴或是晦涩难懂的梦中呓语。我有诗歌情怀,我不忘诗歌创作能带给人美的享受、启迪心智的初心,记者的风雨历程让我的诗歌创作眼界大开。

  默默地用心创作每一首诗

  为读者呈现蒙古高原的博大精深

  有些事情都是水到渠成的,我的第一部诗集《流泪的红樱桃》是1991年出版的,1992年我便告别了教师职业,转身于职业记者的新征程,至今还孜孜以求地行走在新征程路上。我没有忘记作为一名优秀记者,用笔来记录伟大时代的步伐的神圣使命,也没有忘记用诗歌创作来展示家国情怀的初心。26年来我依然默默地用心去创作每一首诗,2017年我把出版第二部诗集的想法告诉了文学好友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评论家阎晶明,他非常兴奋,看完我的诗稿后,给了我肯定的回答:“自然,该出了,你叫自然,书名就叫《自然的诗》!”

  晶明成为我的第三个伯乐,他为我联系了作家出版社,并将我的227首诗的诗稿推荐给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著名诗人吉狄马加,并请他为我的新诗集作序,马加看完我所有的诗,欣然为我做了题为《峥嵘岁月总是诗》的序,我与马加见面后,他真诚地对我讲:“自然,你的诗是见证中国改革开放的诗歌编年史,经研究,中国诗歌网将主办‘《自然的诗》研讨会’。”马加是我遇到的第四个伯乐。作家出版社的领导高度重视,责任编辑向萍与我多次沟通,从封面设计到每一幅插图,都做得格外用心。所以说,我的第二部诗集,有了两个好的伯乐,一个好的书名、好的序、好的出版社、好的责任编辑。

  《自然的诗》出版发行一个月后,由中国诗歌网主办的“《自然的诗》研讨会”在文化底蕴丰厚、山水秀丽的天津市蓟州区举行,吉狄马加、吴思敬、叶延滨、曾凡华、汪剑钊、顾建平、马知遥、兴安、安琪等三十多位全国著名诗歌评论家、诗人,以及十多家媒体记者云集蓟州。《自然的诗》受到与会者的高度评价。所以说,我的第二部诗集,有了一次成功的研讨会、一次成功的新闻宣传报道和报刊后续推出的专家评论。

  全国发行的两万册《自然的诗》,不到半年便销售一空,2018年,由作家出版社推荐,《自然的诗》入围第七届“鲁迅文学奖”。

  在“《自然的诗》研讨会”上,评论家和诗人们对我创作的内蒙古题材的诗都予以了高度评价,他们都期待我能创作出更多这样题材的作品。我生在内蒙古,长在内蒙古,大部分时间工作在内蒙古,有着极深的内蒙古情结。这是专家和诗人们的期待,更是我的愿望,我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创作了《啊哈嗬咿》等百余首蒙古题材的诗,这次也将集中成一部诗集,展现给读者,这也是我对养育我的那片土地的一次精神回馈。这里有我对草原、山川、文化、蒙古马精神的思考和真挚而深切的赞美,届时让读者去感受蒙古高原的博大精深。




责任编辑:正轩

相关新闻>>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联网(天津渤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022-23859575 津ICP备12003044号-1津公网安备12019202000185 号